浮舟横江

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这里浮舟横江,可以喊我呔!关注我的旁友善用“不看ta的推荐”以免被我打扰到!三克油!
不定期发一堆一堆的日常然后不定期删掉x
欢迎找我聊天嘿嘿!

实不相瞒,男人们14陷入了难产

【罡浮/ABO】写个开头庆祝一下我已经肝出三十多根天罡头发丝乐!

我流诡异文风,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捉虫(改起来肯定是大工程,叹气)
第一次爆肝,紧张极乐!放个开头吸引天罡目光!还要小学生文笔预警
(不知道我的浮生能不能色诱住天罡
——
他顺着石阶往下走。身后跟着巡山的弟子悄然玩闹,好生站停一会儿,又一步跨过三四个梯赶上天罡。天罡猛地回头一瞪,那年青弟子便再不敢玩闹。

他适才从剑冢那走出,回了重阳宫,好容易离去无剑那里一行人杂乱无章,又上到山上来,清规戒律自然不变。他将自己曾经巡山的时刻记得清清白白,回山后还未见过教派长辈便出门入了巡山队伍。那几个弟子惧怕他,自然教他领队,跟在他后头,好趁机做些怪。

他后头的年轻人平日里玩闹习惯,巡山又以平安为寻常,自然放纵得很。只要天罡不找他麻烦,谁还能烦他得了?这般想着,他放开了胆子,只闻见林中青草翠绿之味、春意盎然之意,着实喜悦得很。

正当愉快之时,前头的天罡猝不及防刹了脚。

那小弟子心中预约顿时散了个干干净净;他稍一沉气就预备骂开——这胡闹东西,说好的严格律己,怎的还学他走一路停一路?口未张开剑气就当头一落。他未得反应,双目愕然,往后“嘭通”一倒。

天罡何等敏锐,响声未出他便已经横了剑预备应敌。他停下步子,只因为他在这寻常春意之中——嗅到了不寻常的。

那分明是积雪的味道。

——应了他的想法,果真有个声音想起。
“猜猜我在何处?”

这声音该何等熟悉!他日思夜想着的,就盼望着一扬手中长剑,往那人边上一冲,喉间巨声一喝,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取下那孽贼狗头。他猛然回头,果见那雪白影子站在他身后——浮生剑!!

那积雪味道果然来自于他,又想令人放松警惕、再偷袭于无意间?!天罡心底气愤不已,一剑劈去,紧接着便是一招功法起手式。谁知那浮生剑早已绕他身后,分明骨节的白净手掌往他肩上一搭:“这位师兄怎的上来就打,师弟分明是赔礼来的。”

分化未久的乾元猛然离散着雪香的人那么近。天罡的脑子瞬间分为两半,一半疯喊着浮生小贼乃是地坤,该当趁机报复他,另一半又狂叫着此举绝非君子作为,应当以守为主谨慎言行。

天罡运了气,飞速窜远些——这是他从那个异世界的人身上学来的一招半式。浮生依旧笑道:“师兄迟钝,可当真以为我是来讨打的?”

甚至未知觉间天罡又被近了身。他听闻浮生道:“我的好师兄,你闻闻我后颈上的味罢,我可是个正在寻求乾元帮助的地坤啊。”

积雪味道萦在天罡鼻尖,天罡愣神到甚至接近软了腿。他狠狠一咬牙——忠肝义胆、浩然正气决不允许他趁人之危!他定要先寻了师叔、求药解了浮生这病根,再与他生死决斗!

配音演员在配音之前总该了解一下人物性格吧,台词丧一点就把一个霸气勇敢的大男人给读成了哀怨小白脸也是很牛逼。

沙雕短打。
吴邪盯着他看了半天,张海客也没说话。
一句妈卖批梗在心头,吴邪郁闷地看着对面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张海客一边笑一边看着他,旁边的火炉子噼里啪啦烧着火。虽然张海客盯着他,但吴邪还是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坨试图引起他注意的空气。
张海客把火炉上热乎着的壶提起来,一上一下蕴了蕴,另一只手翻过两盏小茶杯,酥油茶就嘶溜嘶溜往下倒。
“渴了的话,你其实可以自己倒水。”
“我操我根本不是来找你要水喝的!!奶奶的我来找你聊天!!”

——
即兴摸鱼,前一阵因为有个摘抄作业所以上百度看了一遍张海客语录,发现他真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切开黑,除了模仿吴邪的时候他都是平平淡淡的
一开始出场的时候温温柔柔,开始诓吴邪的时候吧啦一句脏话吐出来,再然后吧啦吧啦吧啦一直到吓吴邪活动结束xx后来一直跟吴邪说我知道族长小时候的任何事和他的任何习惯,你要不要听要不要听要听的话我讲给你听所以你要不要听要不要听x
一开始就是赤裸裸的炫耀,结果讲完了又开始安慰吴邪说表面上我和他比较熟但最近几年可是你跟着他多不要难过你知道的可能比我多x
这种妄图开后宫的张海客也太可爱了叭!!xxx

嗑瓜子(上)

分上中下是因为我没写完先放着我肝完作业就继续。哭泣xx
——
张海客来雨村看望闷油瓶的频率是越来越高,几乎是隔三差五来一回。他一开始还带着一堆张家人浩浩荡荡开着车队提着礼物往这儿赶,到了最后居然人越来越少,甚至一次也就一两个人了。

不过礼品还是没少的。他带来的东西几乎堆了一个屋,还特喜欢拉着我和胖子一个一个给介绍。这带点什么保健品甚至带脑白金我都能理解,但他带的东西越来越奇葩,一箱一箱的薯片可乐往里搬,真不知道他是打算久住还是打算让我吃没我的腹肌。

一开始我还有点疑惑,后来我是明白了,他就打算有空没空来这儿蹲一阵子了。大晚上就把我和胖子一拽,坐在电视前头看球赛,一边看一边嘎嘣嘎嘣嚼薯片,有时候兴起了还往我和胖子嘴里塞。

我总觉得我看待他的想法又多了一个,好像他不仅是模仿我的死变态、气死吴邪培训班优秀成员、我唯二结识的张家人,还有了个移动肥宅的外号。

后来他好像忽然迷上了看狗血电视剧,于是他没带薯片了,带了几包生葵花籽,往我怀里一塞,说是让我们仨没事儿的时候种种葵花深刻感受一下。

第二天它们一块儿进了锅,来自北京的名厨大师王月半亲自下厨给它炒了个外酥内嫩皮泛金黄。

咸鱼激情摸鱼,副四激情拔河!xxx
比较短,发图片是因为比较酷(。)
四阿公年轻的时候xx

目录在这里!

小舟截春江:

這裏能夠看到浮舟橫江的文字。
順序略混亂,憑喜好和習慣排序。
文筆、文風、內容有優劣,無相關預警。
————
盜筆同人


【客邪】
【車】來自張海客的伺候   


【萬簇萬】
2018端午賀文 81fo点梗
我们一起洗衣服一起搓搓搓搓搓搓


【副四】
白日夢    1~3   4~6  7~9  11~12 13~15


——
七五同人
【鼠貓鼠】
紅線     


——
龙族同人
【青铜与火】
【车】骨科


——
全職同人
【全員】
斷網之後 
特別關心
晚上做的夢(又名霸圖的男人們)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葉黃】
2018葉修生賀


【黄郑】
【车】2018黄少天生贺


【郑喻】
【车】发情期真好用


【王喻】
2018喻文州生賀 
【車】2018王傑希生賀


【花草組】
点🌸我🌸看🌸微草队长🌸色🌸诱🌸张佳乐(上)  (中)  (下)


【双花】
【车】2018孙哲平生贺乐平
——
歷史同人
【權遜】醜奴兒


——
摩爾莊園同人
【R瑞】
【車】一輛車

白日梦16~18

这里白日梦1~3
这里白日梦13~15
16
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他们就步入了“正题”,陈皮坐在桌上看他丢人孙子合一堆人的伙搁那儿哔哔哔哔哔,张如山面色不变稳如泰山。
真恶心呀。他想。

17
以前的九门还是有勾心斗角的,很多利益牵扯让他们还算牢靠的被锁在一起。
明面上是这样,其实暗地里也没人没事儿想搞谋反。陈皮阿四之后九门的姓氏就没变过了。

18
陈皮看着所谓协会里的小屁孩们(?)哔哔哔哔,觉得还是以前好些。

超开心的飞速摸小鱼(虽然看上去像个草履虫),客邪使我超快乐!
另外写不出海客哥的正经一定是短小的原因x开始逃避事实x
另外“我是黑xx社xx会我是黑xx社xx会我走路带风我走路带风”这个梗真是玩不腻啊!

晚上做的梦13

短小预警!
——
晚上做的梦01
晚上做的梦12
——
张佳乐的抽屉里有一个不同于霸图和百花风格的软面抄,蓝色的,还没写过字。
王杰希的日记记载里,大多不是以“王杰希”为第一人称的。再想想他那个搞笑而又可怕的梦境,张佳乐不由得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在哪个人的梦里放飞自我。
他粉粉红红的小兔子衣服被随手扔进洗衣机。霸图的宿舍贴心地让他躺在床上睁眼就能看见晚上的月亮(初衷大概是让他白天起床时一睁眼就被晃瞎),他不打乐意睡觉了。
这么着也不是办法。他起身准备去找林敬言。
——这是韩文清难得的半夜查房发现张佳乐屋子里没人,而张佳乐趴在林敬言床边枕着林敬言大腿睡觉的原因。

“解释清楚。”韩文清皱眉。
他半个晚上过的都不是很好,甚至梦见自己变成了王杰希这种可怕的事情。他在梦里见到了微草绿绿的墙纸和logo,还有绿绿的电脑桌,绿绿的笔记本——处于职业修养他没翻开看。他的视线范围好像扩大了一点——仅仅是一边,而在他的电脑开机的间隔中,他在电脑黑屏映着的图象中看到了王杰希的脸。
什么情况,这是王杰希?
他感觉不妙,一个挺身——醒了。
一时半会是睡不着了,闭上眼睛就是王杰希那张有着大小眼的脸。干脆去查房吧?他想,看看霸图的其他队员都在做什么。
他平淡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打开林敬言房门的那一刻。
——TBC码字好累啊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