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舟横江

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这里浮舟横江,可以喊我呔!关注我的旁友善用“不看ta的推荐”以免被我打扰到!三克油!
不定期发一堆一堆的日常然后不定期删掉x
三国/盗笔/全职/龙族/漫威
欢迎找我聊天嘿嘿!

感觉阿四总是很帅,年轻的时候扮成厨子推着餐车到杜四爷边上,咔咔两下人就没了。杜四死后老九门的动静的确不小,赫然立着的陈府着实也够张扬。他多有胆子,后无来者。


长弧去学习啦。

嗑瓜子(上)

分上中下是因为我没写完先放着我肝完作业就继续。哭泣xx
——
张海客来雨村看望闷油瓶的频率是越来越高,几乎是隔三差五来一回。他一开始还带着一堆张家人浩浩荡荡开着车队提着礼物往这儿赶,到了最后居然人越来越少,甚至一次也就一两个人了。

不过礼品还是没少的。他带来的东西几乎堆了一个屋,还特喜欢拉着我和胖子一个一个给介绍。这带点什么保健品甚至带脑白金我都能理解,但他带的东西越来越奇葩,一箱一箱的薯片可乐往里搬,真不知道他是打算久住还是打算让我吃没我的腹肌。

一开始我还有点疑惑,后来我是明白了,他就打算有空没空来这儿蹲一阵子了。大晚上就把我和胖子一拽,坐在电视前头看球赛,一边看一边嘎嘣嘎嘣嚼薯片,有时候兴起了还往我和胖子嘴里塞。

我总觉得我看待他的想法又多了一个,好像他不仅是模仿我的死变态、气死吴邪培训班优秀成员、我唯二结识的张家人,还有了个移动肥宅的外号。

后来他好像忽然迷上了看狗血电视剧,于是他没带薯片了,带了几包生葵花籽,往我怀里一塞,说是让我们仨没事儿的时候种种葵花深刻感受一下。

第二天它们一块儿进了锅,来自北京的名厨大师王月半亲自下厨给它炒了个外酥内嫩皮泛金黄。

白日梦16~18

这里白日梦1~3
这里白日梦13~15
16
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他们就步入了“正题”,陈皮坐在桌上看他丢人孙子合一堆人的伙搁那儿哔哔哔哔哔,张如山面色不变稳如泰山。
真恶心呀。他想。

17
以前的九门还是有勾心斗角的,很多利益牵扯让他们还算牢靠的被锁在一起。
明面上是这样,其实暗地里也没人没事儿想搞谋反。陈皮阿四之后九门的姓氏就没变过了。

18
陈皮看着所谓协会里的小屁孩们(?)哔哔哔哔,觉得还是以前好些。

晚上做的梦13

短小预警!
——
晚上做的梦01
晚上做的梦12
——
张佳乐的抽屉里有一个不同于霸图和百花风格的软面抄,蓝色的,还没写过字。
王杰希的日记记载里,大多不是以“王杰希”为第一人称的。再想想他那个搞笑而又可怕的梦境,张佳乐不由得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在哪个人的梦里放飞自我。
他粉粉红红的小兔子衣服被随手扔进洗衣机。霸图的宿舍贴心地让他躺在床上睁眼就能看见晚上的月亮(初衷大概是让他白天起床时一睁眼就被晃瞎),他不打乐意睡觉了。
这么着也不是办法。他起身准备去找林敬言。
——这是韩文清难得的半夜查房发现张佳乐屋子里没人,而张佳乐趴在林敬言床边枕着林敬言大腿睡觉的原因。

“解释清楚。”韩文清皱眉。
他半个晚上过的都不是很好,甚至梦见自己变成了王杰希这种可怕的事情。他在梦里见到了微草绿绿的墙纸和logo,还有绿绿的电脑桌,绿绿的笔记本——处于职业修养他没翻开看。他的视线范围好像扩大了一点——仅仅是一边,而在他的电脑开机的间隔中,他在电脑黑屏映着的图象中看到了王杰希的脸。
什么情况,这是王杰希?
他感觉不妙,一个挺身——醒了。
一时半会是睡不着了,闭上眼睛就是王杰希那张有着大小眼的脸。干脆去查房吧?他想,看看霸图的其他队员都在做什么。
他平淡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打开林敬言房门的那一刻。
——TBC码字好累啊1551

白日梦13~15

没想到我居然还没坑
——
白日梦01~03
白日梦10~12
——
13

陈皮阿四倒是从来没想过张日山考虑的问题。纯种张家人长命百岁,而他不是,他还常年刀尖舔血杀人放火,能苟就苟,不蹦苟了该死了,就乖乖去死。

这是陈皮阿四一向信奉的规矩,他自己的规矩。

14

小宝贝该当还是得当,第二天陈皮阿四就出席了九门协会的会议。张日山想仗着自己资历老,再又是表达一下他对小孩儿的爱意,本来打算把十一岁上下的陈皮扛在肩膀上进大门。

陈皮简单目测了一下会议室门的高度和他自己的高度,以及他当了几十年四爷,威信在九门中人心中挺拔而起的高度——他一巴掌拍倒了张日山。

15

陈皮还是没能逃过油腻的入场。张会长拉着他的手,他的大皮鞋踩着地板稳稳健健的,陈皮偏不,他的小皮鞋咯嘣咯嘣一步三跳却摆着一张扑克脸进了门。

——智障儿童欢乐多。

白日梦16~18

【万簇】我们一起洗衣服一起搓搓搓搓搓搓

黎簇出现在苏万家里的时候,苏万还没反应过来。

苏万刚从黑眼镜的魔爪下死里逃生。他被黑眼镜扔到了一个全是怪物的洞里,活像是生存版我的世界。苏万带着他一包的仪器工具爬了快两个月才摸出逃出去的方法。

他的父亲光知道他拜了个格斗老师,但不知道这个老师能这么♂辣。

作为黑瞎子的徒弟,光会和怪物打架是不够的,偶尔还需要帮黑瞎子看店啦帮黑瞎子躲债啦帮黑瞎子与道上人交谈这一系列苦逼的事情。苏万作为黑瞎子唯二活下来的徒弟,又不像吴邪那么背后有人,他能做的就只是有上述内容。

黎簇来的时候他坐在比他小腿还要矮上一大截的小椅子上,大张着双腿把搓衣板搁在自己腿内,开着水龙头接水洗衣服。

黎簇看着他的时候他显然很尴尬。

“好、好久不见?”苏万开口。

“嗯。”

黎簇应的没什么花招,这让苏万有点惊讶——他还以为多年老友再次见面得先勾心斗角一番,然后再一次一起经历生死,然后才是找回真我重做兄弟——开场白首先就得带点刺。

黎簇回答的十分干脆。秋天的中午有点热,他的胳膊上甚至搭着一件西服——苏万记得以前这个时候躺在他胳膊上的不是校服就是潮流破洞牛仔上衣。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苏万一手的泡沫,也不知道是继续洗还是怎么的。黎簇倒是救了救场:“在洗衣服?这些都是谁的?”

“啊我是在洗衣服,这是我师傅的。靠,他让我手洗一下锻炼耐心。”苏万甩了把手,几点泡沫跌落在四合院的地上。

黎簇迈开他的腿就往苏万这里走。西装皮鞋,这么一套在他身上居然都不太有违和感——苏万感慨,人靠衣装啊。

然后下一秒,穿着西服的黎簇就地一蹲,左手是盆里的T恤右手是地上的肥皂,当场跟着苏万一起搓了起来。

苏万想了想还是没制止。黎簇乐意给他当苦力,当就当呗。两个人一起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搓干净了黑瞎子堆积半年的衣服,手上的皮都给洗皱了。

黎簇拉过苏万的手,俩人一对比,黎簇说:“这么久不见了,咱们比划比划?”

苏万茫然:“为什么?”

黎簇独自打拼许久,大小场面见过不少,生意也谈过不少,自然飞速想出了个无伤大雅的赌注:“因为它好玩。你和我划个拳,咱们晚上一块儿玩,谁赢了谁在上面。”

“啥??”什么晚上上面的?苏万咽了口口水,“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黎簇回了他一个微笑:“富二代,大少爷,你别告诉我你床底下那一堆漫画小说都是白看的,现在还是个处啊。”

“黎簇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苏万道,“输了别跟我哭鼻子啊。”

苏万发现黎簇这家伙居然是有备而来的。晚上黑瞎子不开墨镜店(这大概是他作为人类的最后一点自觉吧),苏万跟着黎簇去了他家。

一看就知道那是黎簇自己买的房子。他以前住的小屋子其实并不咋地,但现在这个,从外观上看着和苏万他爹给他买的豪宅差不多。这几年他真的是混好了啊!苏万在心里感慨着。

“你一个人住?”苏万问道。他不太确定像黎簇这种所谓“成功的男人”会不会急急忙忙找伴侣。

黎簇的答案还挺让他满意——虽然这个奇怪的感觉来的莫名其妙——黎簇说:“是啊,我一个人住。你不也是这样?”

黎簇暗中查他啊?苏万想到。他说:“是啊。黎老板现在过的可好咯。”

黎簇“咯咯咯咯”笑了一阵,声音比黑瞎子正常一点,不大像蛇精病(为啥我忽然玩起了这种过时陈年老梗!),不然苏万正以为这是黑瞎子带了面具来逗他。

黎簇的屋子在二楼,乍然一看还挺正常的,苏万想。

然后黎簇拉开了衣柜:“我们再猜个拳吧?谁输谁穿,穿一宿不准脱。”

苏万有点犯怂,衣柜里全他妈是情趣内衣好吧!!明明是他赢了猜拳,但如果他在第二次猜拳时输掉,他就要穿着这种羞耻服装来干黎簇吗!太恶趣味了吧!

但是这种时候一定不能慌!黑眼镜教的准没错!苏万咽下口水:“行、行啊。”

窗外早早的挂上明月,大片的黑云挡住了他的光芒,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了时长一夜的坠落。

(没肉了!恭喜大噶!

写完了!你的!黎苏!学生paro! @穷到渴望接稿的初雪 只有一千字多一点原谅懒癌吧x

黎簇一把拉过窗帘,下午两三点的太阳迅速消失在他的脸上。他煎熬地盯着墙上挂着的钟,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扔在早上七八点才出摊的煎饼果子摊上翻来覆去的烫。

春都没开,寒风刺啦刺啦吹着呢,感觉不到那种炙热的灼烧感。

他开始想办法打发考试剩下的时间。上下横竖反正怎么都看不懂题目,他站起来掷了个小纸条给苏万,隔桌的苏万埋头写题,好像没搭理他。

年轻的女老师轻易地发现了他丝毫不遮掩的“小”动作。他被赶到教室外面罚站,老师一回头他就跑出去了,体育器材室有他的足球。

他扔出去了两张纸条,被老师收了一张,另一张苏万悄悄接住了。一张问今天中午吃什么,一张写着出来陪我玩赶紧的。

苏万抓了抓头发。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下吊着的灯:行吧,舍命陪君子。

他把还剩下半面空白的卷子一扔,“啊”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嚷嚷起来喊肚子疼。他把五三夹在校服下面,一瘸一拐捂着肚子应该跑向了医务室。

苏万兜里还揣着笔,他远远的看见黎簇在一个人颠球。他冲着黎簇喊:“大哥,你怎么不找别人陪你啊,为什么回回拉我下水。”

黎簇回头使劲笑:“咱这不是好兄弟嘛!”他看见苏万撇着嘴低头嘟嚷了什么,没听清楚,他也没管。足球落了地,黎簇往边上一跳就是一脚飞出去。

苏万一边从衣服底下扯出练习册一边回踹了那球一脚。苏万问他:“你想怎么玩啊?你踢给我我踢给你,大哥,小学生都不这么玩了。”
黎簇咧嘴:“这不是等着你来想嘛。”

他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跟着黎簇出来了??苏万满脑子黑人问号。







苏万出门没带五三。是放假给他的勇气,他在旁边捂着心口看着黎簇开箱子,烟味儿和奇怪的味道同时存在。臭臭的味道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各种菜混杂一起卖的平价菜市场,以前他陪着黎簇去过,那次是为了庆祝黎簇考试离开全班倒数前五的行列,跻身倒数第六。

他俩出现在菜市场的时候两个人都还没脱校服。虽然说是叛逆少年和学渣的结合体,但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对于校服的仇恨。那时候还是在秋天,高一时候的秋天,半空中还有随霾起舞枫叶。

那个时候黎簇还是看得懂练习题的。他和苏万在路上讲着考试中的物理题目,苏万跟在他后面,那是苏万第一次到菜市场——富二代实在不太理解菜市场为什么那么像迷宫。

事实上黎簇也不常去菜市场。他俩在足够大的菜市场里迷了路,连闪着着阳光的大门都没找到,更不要说一家买土豆的店了。最后还是苏万在半路上碰到了初中同学①,这才让两个人满载而归。

他在路上止不住埋怨黎簇:以后再也不要跟他出去晃了,真是不靠谱的地图。

黎簇自以为十分了解他,仗着当时一点点微弱的身高差距狠狠地揉了一把苏万的头发,跟他说,你就这么说吧,我保证,你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都得跟着我走。










即使是在沙漠中的地宫里,“下下次下下下次”都仍然没有被推翻。




苏万对黎簇说:“那玩任意球吧。你瞅瞅,沈琼那屋的衣架,你能踢到不?”

“那哪不行啊,你看哥的。”

总是情不自禁跟着他,甚至还能为他不住的操心。倘若他们还有下次②,那也一定还有下次③。

——
①:大概是杨好吧,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②:黎簇再一次邀请苏万同行。
③:苏万再一次答应黎簇邀约。

以上内容十有八九是我瞎BB的!x

晚上做的梦12

这一章写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字数都比平常多了x
——
晚上做的梦01
晚上做的梦11
——
对于今天的训练,韩文清并不满意。
他能够猜测到在这种像是失魂落魄的情况下,就算加训也没什么好成果。
这是怎么回事?张佳乐林敬言还有张新杰,他们的状态都很差,甚至在训练中,看到电脑上突然蹦出来的怪物都会吓得大喝一声飞快跑走。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猜想,是这三个人昨晚没有好好睡觉,聚在一起看恐怖片了。

林敬言今天的气质和两位张姓选手不同,他浑身上下写满了“不开心”。张佳乐则是满口“压力山大”,甚至连语气都和蓝雨的郑轩好像是一模一样。而张新杰,一到不用动手的时候就立马捂起了自己的嘴。
这是什么操作?
韩文清决定蹲守他们一晚上。

午饭时候张新杰仍然一个人坐,张佳乐和林敬言靠在一起。林敬言一直在皱眉头——他细细观察了一下所有在霸图吃饭的人。
他和张佳乐已经交换过梦境内容。他决定捎上张佳乐一块儿去看看张新杰。
林敬言坐在了张新杰对面,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猛地跳起表达震惊。
“副队?”林敬言问道。
张新杰定住眼眸这才坐下:“什、什么事?”
张佳乐说:“副队你昨晚做噩梦啦?瞧你给吓的。”
“是……做噩梦了。”张新杰点头,“你们呢?你们的状态似乎也不是很好。”
林敬言的梦境比较平常。他陈述过后,张佳乐才开口:“我梦到我变成了蓝雨的郑轩,和蓝雨他们一起训练了一整天——我猜测大概是做了一宿的梦吧,这个梦还挺持久。我看见弹药师号的时候还没发现,训练到一半了才恍惚意识到这不是百花缭乱。一定是梦里的我会变得迟钝一些!”
是这样的。直到张佳乐发现他正玩着的账号的服饰和他的爱好不尽相同,他才恍惚想到——这不是张佳乐、不是我呀?那是谁?蓝雨的弹药……郑轩?
在猜到他在梦里变成郑轩之前,他同梦里的黄少天一起pkpkpkpk了一上午(算是半个晚上的时间),黄少天还给他强塞了一整包榨菜——睡醒的张佳乐都还在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梗啊?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他说,他梦见自己变成了肖时钦,然后和孙翔一起淋了雨。
林敬言说道:“之前王杰希来这里的时候跟我和张佳乐说,需要把每晚的梦境记录在一起,越详细越好。张副如果记得梦的内容的话,也可以记下来。”
张佳乐点头。所以王杰希果然会算命吧!
张新杰的习惯让他做出了分析:“我们三个人都梦见了自己变成其他人。目前没有找到‘其他人’之间的联系,所以,如果做梦是有意识、有规律进行的话,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的梦境里记住自己梦见的是谁并尽量猜测他们之间存在的共同关系。因为梦境的长短不相同,像是林敬言前辈,只存在几个对话;而张佳乐前辈经历了平常的半天,梦境结束在应该是由自己找到醒来方法的时候。目前为止,我们在醒来之前,都说出了我们当时身份正主的名字。”
——
晚上做的梦13

【黑遍全联盟(中的三个人)】晚上做的梦+一个孙肖kiss

正文只有四百字这事我会说吗(当然会)!拿孙肖打啵凑数,雨中亲嘴梗来源于真实事例(虽然没人亲我,我只被突如其来的雨淋成了狗嘤嘤嘤)
——
晚上做的梦01
晚上做的梦10
——
一夜无梦。
韩文清醒来后神清气爽,按照惯例,他醒在了开始训练的一个小时之前,并且在洗漱后出门跑圈。
几圈下来,他浑身都是汗的回了俱乐部,并在门口看见了魂不守舍的张新杰。
“你怎么了?”他皱着眉询问。
张新杰没再裹着他的花棉被了,他穿着霸图的队服靠着俱乐部大门发呆。被韩文清这么一喊,他才算是回了神。
“没、没事……”张新杰眨巴眨巴眼睛,“我昨晚做了噩梦……还没缓过来。”
韩文清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个可怕的关于哈利波特张新杰的梦。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表:“如果是出来跑步的话,大可不必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训练。”
张新杰看出了他的不悦,点了点头便往回走了。
他、他梦见他变成了肖时钦,然后被孙翔拉着打啵!!!
他做梦还自带特效,恍恍惚惚好像就下了雨。他感觉自己的眼镜镜片被淋湿了,正想摘下来擦一擦,忽然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孙翔,摁着他就是一顿亲!!!
“小事情,”他梦里的孙翔说,“你们W市的天气好奇怪哦,刚刚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诶。”
张新杰茫然:“小事情?肖时钦?”

然后他就醒了。
他当然没告诉韩文清他做梦被人强吻的事儿,只是梦到孙翔和肖时钦打啵(而且他的站位还是被啵的肖时钦),这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

——
这里晚上做的梦12
——
本章内容已经搞定了,接下来是孙肖雨中激情打啵!

W市下雨总是下的猝不及防。
孙翔来这儿打客场时让异地恋有段时间带他出去逛逛,肖时钦当然应了声。夏季晚上又黑又热,他俩带着一丝侥幸心理就扔了墨镜和口罩,两个人一前一后倒是不怕被认出来。
孙翔乖乖巧巧跟在肖时钦后面。他在嘉世的时候就比较听他的话,大概是因为没人能拒绝这股子温文尔雅的气息。
二人本来闲庭信步,只是忽然传来一阵雨声。这雨声似远似近,孙翔乐道:“肖时钦,这是什么声音?我们遇上隐藏boss了吗?”
肖时钦闻言色变,拉着孙翔就往雨声的反方向跑。
孙翔不明所以只得跟着他,两个一米八的汉子手牵手一块儿在月光下奔跑,看着还是很……诡异的。
只是他们身后逐渐逼近的乌云不会这么想。
他们只是稍稍慢了一步,雨滴就哗啦啦砸了二人一身。孙翔满脸都是无措和茫然,肖时钦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找个屋檐躲躲雨。
这雨就像劈头盖脸一盆水似的,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湿了个遍。孙翔二缺地觉得这种氛围还不错,他抹了把脸,对肖时钦说:“这是什么情况?”
肖时钦呼出口气:“阵雨而已啦……”语音未落便是孙翔突然凑近的脸蛋儿。
孙翔已经自觉地搂住了他的腰,侧过身将为肖时钦挡着雨(虽然真没啥作用)。肖时钦小小的犹豫了一下,胳膊便搭上了他的肩膀。
为什么更诡异了啊喂?!
“小事情,”孙翔说,“你们W市的天气好奇怪哦,刚刚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诶。”
——

招呼一下看到这里的旁友!咸鱼写文的晚上做的梦01热度居然超过八十了,实在是很惊喜,所以如果有旁友希望有啥内容出现在文里或者单独为你写番外(文风可以自己定的噻)可以评论或者私心告诉我!
↑这个截止九月一号因为我要开学嘤嘤嘤x
如果没人理我……。没人就没人吧。
参与方式是给晚上做的梦1和11红心和蓝手,不用截图我自己看就阔以。后期如果有朋友给了双倍的红心蓝手(如果我看到了的话)会主动找你滴!到时候别嫌弃我就是了嘤嘤嘤

(画重点)仍旧是tag不妥告诉我,tag学真难学啊